至正十四年(1354)九月,脱脱聚集大军,对张士诚占领区进行总攻。

此次出兵,脱脱调集诸王、各省各翼兵马,号称百万之众,所过之处,鼓声震天,声势极为浩大。至十一月,脱脱率主力部队兵临高邮城下,张士诚领兵出战,大败而归,闭门死守。

脱脱采取围而不攻的策略,由主力部队将高邮城团团围住,由侧翼部队分兵攻打六合、盐城等地,很快就收复了高邮周围的城镇。脱脱希望避免正面强攻高邮,打算用围困的方法对张士诚施加压力,逼迫张士诚开城投降,这样可以避免攻城所带来的不必要的损失。

张士诚

张士诚一方在围城之中也很窘迫。对他们来说,眼下内无粮草,外无救兵,固守下去显然毫无希望,所以城中明显分裂为两派。一派认为,既然守无可恃,当然应该尽快投降,否则等到城破之日再投降就没有意义了;另一派则认为,从徐州芝麻李及其他几路被剿红巾军的结果来看,即使投降,也要论罪斩首,怎么都是死路一条,不敢投降。两派之间争论不定,但在脱脱看来,高邮之中粮草囤积有限,等到城中无粮,张士诚除了投降以外,也就没有其他选择了,所以也不着急下令总攻。

元顺帝可是就在此关键时刻,朝中形势发生了突变。

首先脱脱的政敌哈麻兄弟利用脱脱离京的这段时间,请顺帝将哈麻从宣政院使升为中书省平章政事,逐渐开始对日常政务发挥影响。此后,哈麻唆使监察御史在顺帝处弹劾脱脱,诬告脱脱围困高邮只是幌子,其实是拥兵自重,不想进攻,这样下去,不仅士兵士气受损,国家还要为他贴补大量军费。

顺帝当然也明白哈麻与脱脱之间不合,这样的奏章肯定有不实之处。但是顺帝不了解前线的实际情况,对脱脱也不敢完全信任,毕竟脱脱现在手中掌握着大元目前最强大的一支部队,而这支部队此刻正在高邮对一批刚刚起事一年的反贼围而不攻,这又不能不引起顺帝的疑虑。在顺帝看来,脱脱现在威望甚高,假如他平叛成功,在军方树立足够的威信,一旦今后成为第二个伯颜,自已就难以控制局面了。故此顺帝决心已定,对监察御史的弹劾表示认可,下诏褫夺脱脱的兵权,以枢密院老张代替脱脱,命脱脱前往淮安路安置。

高邮当时大军齐聚高邮,认为城破指日可待,没想到宣诏使者一来,竟然是要临阵换将,准备将主帅调走。

此举当即引发众怒,军中哭声一片。当时脱脱的幕僚龚伯遂建议道:“当时丞相出兵之时,天子曾经说过,今后如果有什么指示,将会以密旨来宣。丞相将在外,君命有所不受,遇事可以自行处置。请您不要遵从诏书,时间一长,朝廷内的小人之言也就不攻自破了,现在千万不可离开。”脱脱摇头叹道:“不行,如果抗旨不遵,就更显得我有意违抗天子的命令了。”于是只得交出兵权离开。

元军之中,有不少是贵族子弟来担任将领的。哈麻早就派遣使者秘密通知这些家族,表示诏书一到,脱脱就要离任,到时希望这些贵族子弟各自领兵返回,否则将杀他们全家。大军本来就对顺帝临阵换将感到极度不满,脱脱一走,这些蒙古贵族子弟也各自领兵返回,本来有百万之众的庞大部队,竟然在高邮城外一哄而散。最可怜的是那些汉军,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仗,一点功劳也没捞到,本来是得胜之军,现在反倒眼看就要被张士诚部各个击破,索性直接就地投降,跟着红巾军一起造反去了。

可怜脱脱丞相,到了淮安路才一个月时间,就被发配云南镇西路(今云南省腾冲市)。至正十五年(1355)十二月,哈麻假传旨意,命密使在吐蕃一带截住脱脱,逼他饮毒酒自杀。

至此高邮一战成为元朝与南方起义军作战的一大转折点,此后元廷已经再没有足够力量对南方红巾军发动主动攻击,只能依赖察罕帖木儿、李思齐等地方武装力量抵挡义军了。

下一篇谈朱元璋势力的登场。

首页时政